首页 > 互联网运营 >新闻内容

年轻人要精致不要穷

2020年09月03日 11:25

追求完美喜爱的日常生活,才算是以己度人。因此 ,年轻人追求完美“精美”,何错之有?

可是,应对“精致穷”,大家有话说

在线支付愈来愈为大家普及化,大部分人外出要是一部手机就能处理休闲娱乐、吃穿住行等日常生活要求。顶多携带一张透支卡,以便有备无患。特别是在在年轻人中间,看到现钱的机会也是寥寥无几。

依据数据信息显示信息,中国移动通信付款买卖经营规模逐渐扩张,今年上半年度买卖经营规模已做到166.1万亿元。

这也就意味着着当代店家,就连许多 城镇都刚开始挑选了网上收付款的方法,各种各样网上的团购价、特惠付钱网址、app也如如雨后春笋不断涌现。

商家根据在这类种类的网址上开展强烈推荐,发布打折,来吸引住顾客入店享有服务项目。再由顾客口耳相传强烈推荐,或在app上留有评价,以吸引住新的顾客。提高了用户评价,也提高了总流量和曝光率。

各种各样团购平台持续出现,也令愈来愈多的店家挑选让价顾客,但团购平台的巨额端口耗费却无形之中驱使很多店家作出“生死抉择”——要不挑选控制成本,不良影响是造成 顾客“精美感受”的背驰;要不挑选提高价钱,不良影响则将产生顾客的“贫困”消費。

团购平台的以假乱真,假假真真,令大部分顾客,更想要挑选别人强烈推荐,依据用户评价入店消費,付钱情况下才了解是不是有团购价特惠。这时候,店家在团购平台获得的总流量曝出早已基本上沒有,却也要担负巨额的服务平台抽成。因而一些店家挑选了已不应用特惠,或是将特惠水平减少,针对顾客而言,也就失去享有大量特惠的机遇——这也许是造成 很多年青人,尤其是大城市租房子人群,“精致穷”的缘故之一。

一边享有“精美”,一边杜绝“贫困”

和传统式团购平台不一样,租客惠是租客网主打产品大中型消费性综合服务平台。借助租客网强劲的服务平台知名度和大量的房客资源,租客惠从发布起就遭受店家的普遍关心。以技术专业创造知名品牌,用服务项目突显使用价值,租客惠为协作店家发布了“完全免费引流方法+多种多样营销推广+安心收付款”的惠令人满意专享服务项目,也是对于租客网下的房客问世的特惠服务项目。

店家在进驻租客惠后,会由服务平台开展完全免费引流方法,提升曝光度,也不用宣传费。且服务平台对店家不扣除一切方式的抽成,真实的造福店家,让价顾客,让众多房客们在享有“精美”的另外,随时享有高层次感的特惠店家。且房客开展消費后,收益服务平台的钱将秒到店家账户,不危害店家的一切资产应用。

租客获益后便会挑选再度消費,店家获益也就多。租客惠为店家、为房客出示了一个专业能力的特惠消費综合服务平台。

目前,伴随着租客惠的持续普及化,愈来愈多的房客接受并应用了租客惠,租客惠毫无疑问考虑了房客们、店家对消費市场销售的要求。将来租客网也不在提取店家获益抽成的基本下,为进驻店家、房客们产生大量大量的特惠!


相关推荐

餐饮店不好做,是时候转变思维了

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可同时,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25%的抽成。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2020年09月02日 10:38

租赁市场的供求关系紊乱,续租再度收取中介费不合理!

租房”收取中介费对于租客而言是合情合理并且可接受的收费项目,那么房屋到期后,租客想要接着租房子,这时中介跳出来要再收取中介费,这种续租中介费收得合理吗?这个问题在最近引起了广泛关注和众多讨论,有不少租客坦言有过这种经历,但是没有有效的解决办法,毕竟房子在人家手里,当初签租房合同的时候也没有留下有效证据,走正规法律途径少则数月,多则1-2年,很多租客根本耗不起这个时间,要么就是倒霉认栽,交纳续租中介费;要么就是搬家走人,重新花费时间精力找房看房,但也还是要给新中介交纳中介费,所以很多租客面对这种情况只能忍气吞声选择接受。面对这个问题,需要从多方面分析。法律是怎么规定的?房屋中介是向房主和租户提供居间服务的机构,居间合同一般是三方合同,首先是房租,在完成向租户提供房屋信息,并促成交易的居间服务后,再收取合理的居间服务费。续租时,对于“同一房屋、同一租户、同一中介”的情况,中介并没有提供新的房屋信息,再收中介费,其根据何在?居间合同中的服务又在哪儿?这是现在很多租客关注服务的焦点。续租交中介费写入合同了,怎么办?续租再交一次中介费,对租户来说是加重责任条款。根据合同法规定,居间人有如实报告义务,有故意隐患、损害租户利益的情况,不得要求支付报酬并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提供居间服务事实促成双方签订合同才是收取中介费的法律依据,否则即便写在了纸上,很可能被认定为无效条款。对于要求“续租再缴纳中介费”的中介而言,租客既然不愿意再支付一次中介费,那就终止合同离开,自然还会有人愿意租下这间房,中介再向新来的租客收取这笔中介费和上涨的租金,一点也不影响其收益。这是租赁市场的供求关系所决定的,也是让许多租客无可奈何的真正原因——个人力量太过渺小,现实压力太过沉重、行业改变太难实现。导致自己只能“被动接受”。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城镇化率达到了59.58%,而以发达国家的75%城镇化率及格线看,我国大约还有15.42%的差距,即在不远的未来,大约还有2.15亿左右的人将涌入城市。“续租中介费是否合理”已经不仅是租赁市场的秩序问题,而是事关民生冷暖、事关城市未来。“租客续租”本身就是租客对房屋的依赖,认为它是适合自己工作与生活的租住选择,形成了自我习惯的生活方式,同时也是对房屋周边环境的依赖,人本身自带的“依赖属性”与“懒惰属性”是情感思维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从而形成租客在异地生活非常重要的情感寄托。先不说租客重新找房看房花费的时间与精力,以及重新适应新室友、新环境的时间差和必需的心理调节舒缓,单是“续租中介费”这一项就是将房屋与租客的亲密依赖关系生生切断,期间产生的摩擦烦恼以及对正常工作生活带来的影响是无法用经济方式衡量的。同时“续租”也代表了租客对于房屋的肯定和房东对租客的满意。细想,如果租客对于房屋不满意,肯定早就在租住初期就提出了搬走的意向,或是在房屋到期之前就马不停蹄的找房看房,根本不会产生再次租住的意愿。房东也不会产生再次出租的意向,说明是房东对租客已经有了基础的信任和了解。为了让租客与房东获得双方都满意的房屋租赁体验,租客网提出了“续租不要中介费”的服务项目,在保障租客正当权益的同时,做好续租合约的制定审核和监督工作,保证双方在透明、公平、公正的环境下进行再次合作。

2020年06月12日 10:45

有房东单月下调万元 全国18城一季度租金下跌12%

赵武贞(化名)已经在家办公两个多月了,这个假期对他来说是如此漫长,需要面对无薪轮休以及照常缴纳的房租。他在北京一家航空公司工作,就租住在离公司不远的地方,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虽然目前并没回北京,但他仍然照常交着房租,房东也并没有减免的意思。机构报告显示,18个重点城市中,第一季度的平均月租金为42.8元/平方米,同比下降12%。一些品牌公寓的出租率甚至下降了20%,一线城市成交量也远未恢复至去年同期。一季度租金同比下跌12%“不过续约的时间快到了,估计房东不会再像往年一样涨价了,我看过我们小区的其他房源,租金都还是去年的水平。”赵武贞认为短时间内租金不会再涨了。事实上北京有很多房源的租金一降再降。公开资料显示,顺义南平东里的两居室从2019年8月5000元/月的报价降到了最近的4500元/月;海淀区自在香山一套整租,从1月的46000元/月降到了最近的43000元/月;朝阳区上元君庭一套房源从1月的35000元/月降至目前的25000元/月。贝壳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租赁市场整体下行,在其统计的18个城市中平均月租金42.8元/平方米,比去年同期下降12%。2月受成交量严重缩减影响,租金水平呈现波动。今年3月,除了上海租金同比增长3.73%,西安租金同比增长0.47%以外,大多数城市的租金比去年同期有所下降,青岛、烟台、杭州和广州4个城市租金同比下降超过10%。成交周期方面,3月一线和新一线城市(上海、北京、广州、成都、深圳、南京、杭州)的成交周期相对较短,低于60天。其他城市的成交周期均超过60天,预计住房租赁市场全面复工后,需要2~3个月消化库存房源。一些品牌公寓的空置率也在上升。报告显示,依据调研,疫情期间,蛋壳公寓全国总出租率已跌至75%,同比下降20%;自如管理的100万间房源,受疫情影响平均多空置15天,企业直接损失预计超过6亿元。贝壳研究院租赁分析师黄卉表示:“从一线城市来看,第一季度一线城市的租赁市场较二三线城市的恢复慢,其中深圳、上海、北京等受疫情影响,成交量还没有恢复到去年的同期水平。”复工激发回暖迹象虽然一季度租赁市场整体下行,但目前还是有回暖迹象,复工面积逐渐扩大为租赁市场带来了动力。据了解,福建、长春、深圳3个地区发布了4项企业复工指导,要求加强对工作人员返岗的健康管理,进入社区带看房屋时控制人员数量,遵守社区的防疫管理秩序。杭州、成都、合肥、重庆、广州、郑州等6个城市发布了财政补贴租赁住房市场发展的通知。赵武贞告诉记者,近一两个星期他便会返回北京,其他外地的同事也陆续经历隔离后去办公室工作。近期的租赁需求有了明显上扬,有长租公寓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表示:“目前长租公寓租客大部分已经返回,2、3月疫情期间平台续约率达到历史高点,新签单日高点也恢复甚至略高于去年同期水平。”3月租赁市场整体基调仍然是下行。据诸葛找房统计,重点二线城市平均租金为35.28元/平方米/月,环比微跌0.06%,同比下跌0.86%。但是应该看到,一线城市正在缓慢回升。一线城市平均租金为93.45元/平方米/月,环比上涨0.43%,同比上升2.58%。西安、北京、天津、成都和济南,3月租金环比上涨幅度均超1%。值得注意的是,租赁市场内部需求变化也可能引发一波换租热度。从疫情之后租客换租的意愿来看,63.45%的租客表示愿意提升居住质量,其中34.87%的租客表示愿意多花租金租赁地段和服务更好的房子。贝壳研究院表示:“从租赁消费者端总体来看,疫情推动了消费升级,租客更加关注居住品质,疫情结束之后将迎来租赁市场换租小高峰,‘新改善’需求集中释放。”

2020年05月18日 00:07